『勉力求學 從一無所有到豐富圓滿』 台龍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王世雄

父母早逝,不過十四歲就得自謀學費,因為承諾母親一定要受高等教育,讀書但求獎學金。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認真投入,讓老闆訂下「非台北工專學生不錄用」即便人家來挖角,他仍以老闆意見為意見。
—————————————————————–
☼簡介:
畢業年限/科系:民國43 年,化工
現職:台龍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台唐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
事長、台灣區染料顏料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給學弟妹的良言:
不要短視近利,對於別人給予的機會,要全力以赴,拿出工專學生誠樸精勤的精神,才能夠出人頭地、與眾不同。

—————————————————————–

TS5797

「如果你不好好念書,讀到高等學府,我就不要你了;如果你可以讀,就算要我去當乞丐,也要讓你讀。」這是母親常常告誡王世雄的話,為的是要他,這家中的長子,能夠出人頭地。而這句話,成了王世雄求學之路的唯一標竿與動力。

除了念書還是念書 就算做乞丐也要念

九歲的那年,王世雄的父親過世了,母親靠著白天在衛生所上班、晚上又替人接生,獨自扶養他與妹妹二人長大。每天清晨四點,王世雄就得起身念
書,母親則會親自在旁監督。

臺灣光復後,王世雄國小畢業,原本考上離家較近的新竹學校,但是母親發現,遠在臺北的台北工業職業學校,也就是台北工專的前身,教學更為嚴謹、學生素質優秀,所以讓才十三歲的王世雄,獨自北上就讀,母親則拚命工作供應他的需要。

沒想到,二年級那年,母親因積勞辭世,王世雄甚至來不及返家見媽媽最後一面。站在墓碑前,王世雄堅定的對母親說:「你放心,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完成高等教育,就算要我做乞丐,也一定會念下去。」然而,還剩一年的初中教育,以及未知的將來,盤旋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茫然不知如何走下去。

奇妙的是,就在那年,台北工業職業學校改制為工專,工專即為高等教育,王世雄衝著工專兩個字,說什麼也要考進去。並且,只要能考進全校前五名,就可申請教育部獎學金,當時大約有2,600人參加五年制化工科考試,只錄取50 名,王世雄不但順利錄取,如願拿下前五名資格,更在往後五年專科生涯中,每一年都靠著全額獎學金,終於完成學業。

「其實我並不愛讀書,但是我一定要有獎學金!」王世雄說,每次考試即使只考九十分,他也會氣到打自己,「因為我擔心如果別人考得比我好,獎學金被人拿走,就慘了。」在他印象中,學生生涯每天都是讀書,不斷的讀書,懸梁刺骨地讀著書。

一生只做過兩份工作離職仍獲得老闆支持

有時候讀累了,加入和同學聊天的行列,聽到他們聊電影、聊有趣的活動,王世雄就默默離開,繼續將自己投入書海中,了斷也想參與玩樂的心緒;有時聽同學抱怨便當菜色,沒飯吃的王世雄就跑去狂灌自來水,用水餵飽自己飢餓的腸胃。

工專教育極為嚴謹,尤其該屆化工科為創辦首屆,創辦該科的科主任陳大咸老師對於學生自有相當高的期許,他時常訓斥學生的一句話就是:「你們要是表現不好,以後就把這個科系刪掉,再也有這個科系了!」讓同學感到責任重大。同時,化工科從二年級開始,全部教科書都改為原文,與正規大學用書相同,就是要學生知道,自己所領受的教育品質並不輸人。

畢業退役後,在老師的推薦下,王世雄進入板橋埔墘五洲印染廠化驗室上班,面試時老闆問他的薪資要求,王世雄的回答是:「不用薪水,只要有吃有住就可以。」於是他住在實驗室中、吃在員工餐廳,每天埋首工作,老闆待他則有如親生孩子,更訂下往後「非台北工專學生不錄用」的規定。

四年後,供應商中德貿易公司前來挖角,王世雄竟回覆說:「麻煩你去問我的老闆,老闆要我去我就去。」沒想到有一天,老闆果然要他到外面世界走走,接受更多學習。就這樣,王世雄進入中德公司學習業務工作,並受到公司器重委派至日本受訓半年,十八年後甚至創立貿易公司、又配合政府十大新興產業投資計畫設立染料助劑公司、以及電子光學科技廠等等。

王世雄說,他從不懂得如何做業務,但是因為他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會,所以個性上沒有傲氣,願意謙卑學習,而他雖憨厚不擅言詞,但是總能贏得他人信賴,願意把訂單交付予他。「我這一生只做過兩份工作,而當我離開時,從未與老闆反目,反而得到全力支持。」他也以此勉勵年輕學子,不要短視近利,對於別人給予的機會,要全力以赴,拿出臺北科大學生誠樸精勤的精神,才能夠出人頭地、與眾不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