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總司令」 磨練精實戰將,親征商場』億光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葉寅夫

既然是「實戰總司令」,可以想見葉寅夫的實作能力有多強,他說這要拜學校實習課程之賜。也因為受業於諸位老師的傾囊相授,他總希望把經驗傳承給年輕人,「億光就像是一個學校,必須把累積的智慧教給年輕人!」

—————————————————————–

☼簡介:

畢業年限/ 科系:民國61 年,電子

現職:億光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給學弟妹的良言:

千萬不要變成書獃子,跟社會脫節,要知道外面的世界,要努力動手做。
趁年輕時,培養自己成為有概念、有智慧的人,一生有創意,努力不輟,人生才有價值!

—————————————————————–

位於土城的億光電子總部,纖塵不染,進入二樓廠區前,得在一樓套上防塵塑膠鞋套。整座廠房採用LED 燈照明,亮度遠比一般燈泡來得亮,走廊上則掛著各家原畫畫作,在科技味中透露出一絲藝文氣息。這就是人稱「LED 教父」、「永遠是咬牙撐過去,把對手做掉」、在同業間以剽悍出名的億光電子董事長葉寅夫所帶領的LED王國。

今日,葉寅夫已打造了足以和飛利浦、歐司朗並列世界前三大照明品牌,還以全世界最大的LED 封裝產能自創了「EVERLIGHT」品牌,他對節能照明的遠見與堅持歷時二十餘年,才終於可以歡呼收割;即便如此,他仍未鬆懈,依然保持最高戰力。

蕭條年代 寧可創業的決心更堅決

民國61 年,葉寅夫自台北工專畢業,不久中東戰爭爆發了石油危機,人們開始瘋狂囤積居奇,引發了通膨問題;民國63 年,在他服役滿一年十個月正要退伍之際,發生了平生僅見的經濟蕭條狀況,連在六○年代開始萌芽崛起中的電子產業都垮掉了,從敦化北路到麥帥公路之間的馬路巷弄間是當時臺灣電子產業大本營,其中原本星羅棋布了大大小小的電子廠房,也都淒清慘澹。

素來是國營事業保證就業的北工畢業生,在不景氣下,紛紛考進電信局,唯有生活清苦的葉寅夫卻想挑戰自己,「『我不想進去!』只想在社會上好好歷練。」那時機也讓他經歷了錯綜複雜的找工作過程,才進入一家做收音機組裝的日商,待了三年。

然而,葉寅夫卻察覺組裝產業找不到競爭上的差異化,再下去只會虛擲青春。他選擇毅然離開,進入做零組件產業的TRW,未幾,他認為這些被動零組件都是成熟產業,相較於主動零組件,顯得前景黯淡。他遂轉往剛創了LED 廠的光寶電子,這也是葉寅夫第一次看到LED 產業的雛形,「這是我在學校沒看過的產業,覺得很新奇,那時我心很貪,一腳踩在主動零組件上,另一腳踩在被動零組件上,所以我就上兩個班。」

那段腳踏兩條船的日子,葉寅夫清晨6 點多起來上早班,下午兩點多上到晚上10 點上光寶的晚班。但光寶對他身兼兩職有點微詞,他不得不辭掉比較沒未來的被動零組件,「所以我碰LED 領域其實已超過三十五年了。」

「211」做為智慧型物件-1從希望、失望到見曙光 迢迢等待過程從未放棄

在光寶前後工作了三年,創業之心催促著他,儘管當時LED 燈還亮度幽暗,但葉寅夫仍將自己的創業大計賭在這新興電子產業上,「我認定未來總有新的技術可以改善這些問題,堅持走這條路一定會看到光明的。」這一熬就是二十幾個年頭。

直到MOCVD 技術開始發展,LED 亮度又提升不少,幾乎可以作為交通號誌之用。進展雖然有限,但葉寅夫卻認為如果不大量投入此一領域,臺灣LED 根本毫無前途。

「那時候臺灣算走得比較辛苦的一段路,而且走得太長了,」於是他重新停整供應鏈,並從惠普美國公司挖來做MOCVD 的好手,於晶電成立兩年後開始量產。

從民國66 年到了87 年,歷經二十一年,總算盼到一線曙光,葉寅夫坦承說,「我也曾動搖過,老實說。」不久,黃、紅、綠光亮度都很亮,唯有藍光仍未改螢火蟲般的微弱亮度。

經過團隊不斷改善,隔年,藍光大突破,亮度提升了10 倍;民國88 年,讓藍光變成白光的技術被發展出來,幾乎已經是告訴葉寅夫說:「LED 終於可以取代原有的照明時代來臨了」,這給他很大的信心;此後,葉寅夫更大幅投資在晶電上,不斷研發改善提升亮度,成果十分顯著。

只是LED 的白光專利權在歐司朗與日亞手中,他們在世界各地到處打官司,若未經由其授權,做出來的白光產品肯定要重挫的。取得白光授權後,億光的成長開始突飛猛進。民國87 年對葉寅夫來說,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從懷抱著希望,到不斷的失望,又再度充滿希望,這漫長的等待過程,就像洗三溫暖一般忽冷忽熱。一生迄今經歷過十次不景氣,多次經濟衰退的衝擊,問起葉寅夫如何守得住這迢迢長路而未曾轉過跑道?他直陳道:「一出社會我就有創業的心,我不喜歡公務員穩定的生活,喜歡競爭和挑戰。」

不景氣與貧窮 是最好的學習機會

這些不景氣不僅未能打垮葉寅夫,天主教徒的他還認為這是上帝給的機會,「平均每四年就看到一次不景氣,我相信未來洗三溫暖的循環肯定會更加速的。」

他總是告訴同仁說,「只要活著,一定會遇到不景氣、通貨膨脹等狀況,憂愁怨嘆都不能解決問題;對企業經營者來說,公司垮了,等於很多家庭也垮了,遇到這些問題絕對不會逃,學會如何去面對,免得下次不景氣更嚴重,你就被擊垮掉了!這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就如同他堅信虎爸、虎媽才會把孩子教育好的理念:「年輕時要鍛鍊出很強的武功,遇到不景氣才有辦法熬過去。」

「我在工作上是絕對六親不認的,沒完成任務就要被砍頭!」葉寅夫強調:「我現在還是億光的實戰總司令,我可是董事長兼總經理呢!」他更要求,「每個管理者都是獨立作戰的戰將,要親上前線了解戰況,你才有辦法指揮作戰,否則你不過是當炮灰而已,若沒有經驗、智慧和快速判斷能力,豈能贏得戰役?所以不是戰將的,一定得下來重新磨練。」

既然是「實戰總司令」,可以想見葉寅夫的實作能力有多強,他說這要拜學校實習課程之賜。他記得王瑞材老師教的實驗課,讓學生累積了技術與經驗。還有陳雲潮老師教積體電路學、鄭育儒老師教的電視修護,當時會修真空管電視的很拉風,「老師把線路講得很清楚,非常受用。」

這些課程讓他日後從事任何電子產業都可以立即上線。「早期你去看各個工廠的廠長,幾乎都是台北工專畢業的。」葉寅夫很自豪地說。

也因為受業於諸位老師的傾囊相授,他總希望把經驗傳承,「億光就像是一個學校,必須把累積的智慧教給年輕人!」治軍甚嚴的葉寅夫說,「商業是很殘酷的戰爭,沒有贏就是輸,這不只是個人傾家蕩產而已,還要考慮對股東、員工將何以交代?他年輕時跟你在一起,到了就業困難的中年,你若沒有好好教育他們,對他們該怎麼交代?」

即使到今天已擁有節能照明半壁江山,葉寅夫還飲水思源,在貧窮的故鄉苗栗苑裡設立了工廠,創造鄉親的就業機會。因為出自貧寒之家正是砥礪他必須力爭上游的源起。

回憶資源匱乏的年代 家徒四壁的拾穗人

「什麼是土石流?我五十幾年前就親身經歷過!」葉寅夫排行家中六位兄弟姐妹的老四,七歲喪母,九歲那年「八七水災」席捲全臺,老家被沖刷得只剩下柱子和屋頂,能浮的東西全數漂在水中。好不容易水退了,只剩下沙石,連種田的土都沒有了,一家人的身家財產完全歸零了。

「有段時間真的變成『拾穗』人— 靠撿拾別家遺落的稻穗、地瓜過日子。」這樣生活直到初中還未全然改善,「這就是我要進台北工專的理由,趕緊工作賺錢。」

回味資源匱乏的年代,葉寅夫不僅沒有怨天尤人,反倒認為這些都是砥礪他非得向上的機會;也因此,他始終不認同年輕要好好玩這種說法,「那是充實知識、鍛鍊體力最好的時刻!」他還建議,「千萬不要變成書獃子,跟社會脫節,要知道外面的世界,要努力動手做!」

民國100 年獲母校頒發工學名譽博士學位,這所當年第一志願考進來的技職學業讓他真的能「學以致用」,他勸勉學弟、妹:「要趁年輕時,培養自己成為一個有概念、有智慧的人,一生有創意,努力不輟,人生才會有價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