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蕩一種生命的可能』誠品書店董事長 吳清友

吳清友三個字,在臺灣代表一種對人文藝術的堅持,也代表堅持夢想的傻瓜精神。一手創辦誠品書店的吳清友念的不是人文藝術科系,而是機械科,而且還經歷三次重考才如願就讀台北工專。若不是有機械科的基底當養料,加上努力自我探索並發展業務專長,今天的誠品,或許就不是這番風貌了。

—————————————————————–

☼簡介:

畢業年限/ 科系:民國61 年,機械

現職:誠品書店董事長

☼給學弟妹的良言:

培養人文關懷跟藝術的素養,也就是「愛」跟「美」;因為科技、環保、生態跟人性必須同時被重視跟考量,這已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

民國34 年,二次世界大戰後出生嬰孩被稱為「臺灣新生代」,他們是一群未經戰亂、開始接受較好教育的一代,也是臺灣社會寄予厚望的一代,整體環境瀰漫著一股努力向上、力求脫貧的精神,誠品書店董事長吳清友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中成長的。

吳清友年少時玩性重,課業成績不好,初中畢業考高中時父親只准他填一個志願,那就是哥哥們就讀的台南一中,吳清友心知以自己的用功程度絕對考不上;名落孫山後,他心想:「學個一技之長也不錯」,所以報考了台南高工機械科,民國57 年畢業後,吳清友決定更上一層樓:報考「台北工專」─那是當時高工高職學生往上進修唯一的最佳選擇。少年吳清友開始埋頭補習重考,無奈競爭著實激烈,全臺灣最優秀的工科學生都爭相報考台北工專,他前前後後考了三次,直到民國59 年才如願進入第一志願「台北工專」機械科二專部。

吳清友選擇機械科的思考過程很務實,他笑說因為當時還不清楚自己的興趣,他就用刪去法決定要念哪個科系,因為當時不想從商或務農,加上「機械科是當時的第一志願,學工科,比較有好的工作機會」,為了分攤家計,吳清友未曾思考過個人興趣或職涯發展這類問題,那是當時社會的普遍現況。

「205」做為智慧型物件-1積極求知,累積第二專長

念了一陣子書,吳清友心裡明白機械系不是自己未來要走的路,他想想兩年後就要畢業,得好好找出自己的興趣跟第二專長,他發現自己對「業務」小有興趣,心中的理想藍圖是找一份可以結合機械工程專業跟業務的工作,所以他動腦筋想法子自我充實,花時間大量閱讀管理相關刊物,例如經濟日報、《實業世界》雜誌等等,藉此累積產業知識。

民國61 年吳清友台北工專畢業時,臺灣的GDP只有525 美金,在那樣困苦的環境下,出身臺南將軍鄉漁村的他和大多數想幫助家庭和臺灣社會脫貧的年輕人一樣力爭上游、充滿企圖心,「拼命、奮進、努力」正是那個時代青年的寫照!吳清友的高自我期許和大環境息息相關,因為他們是被社會寄予厚望的新生代,除了勤奮上進也充滿承擔臺灣社會發展的責任意識。

人生的職涯轉折

高自我期許的吳清友,台北工專畢業後、踏上業務之路前,得知臺灣將有一所新的技術學院要成立(臺灣科技大學前身),求上進的他萌生報考的念頭,加上預官體檢時發現有先天性心臟血管的問題,所以不用當兵;多出來的兩年,吳清友決定先到中壢新屋私立清華工商教書,週五到週日晚上再上臺北補英文。

在清華工商教書需要極大的愛心,吳清友瞇起眼睛回憶:「我心裡明白那是一群不太好教的學生,在台下胡鬧,還以為老師不知道;看著他們,我彷彿看到過去的自己,反而更想疼惜這群孩子。」

吳清友對學生好,迷途的學生可以感受到自己沒有被放棄,一個曾經在中壢車站打教官的孩子因為吳清友的關心,四點下課後兩人在噴水池邊促膝懇談,孩子還送給他一支珍貴的刻字鋼筆。吳清友受到學生愛戴,當年清華工商的傅校長還曾經想保薦他到師大工業教育系補修教育學分,但是報上一則「台北技術學院延期招生」的訊息,打亂了吳清友的計畫,雖然曾考慮過為人師表,但為了早日出社會賺錢分攤家計,他放棄了教職,選擇待遇相對優渥的機械工程相關業務工作。

尋找工作的歷程是一段探尋的過程,吳清友曾在新莊一家皮包加工廠工作、也到過桃園八德做工業濾網的公司負責廠務管理,他覺得這都不是他要的工作;民國62 年,終於遇見專門銷售國際旅館和醫院設備的「誠建公司」,吳清友的業務興趣跟機械專業至此找到結合與發揮的舞台。

「誠建」不只是銷售單一機械設備給客戶,而是透過深入訪談,為客戶提供全方位的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舉例來說,一家有400 個房間的飯店要有幾間餐廳?需要哪些煎煮蒸炒炸設備?水電蒸氣等能源需求分析?往往在前期就需跟建築師和業主討論整體的空間規劃,除了要精準掌握客戶需求,還必須有系統整合的能力,從設計、設備安裝維修、售後服務⋯無役不與,這些歷練,讓吳清友了解,只有「提供領先競爭者的差異化服務並滿足客戶最重要服務需求」才是最佳的營運模式,三十一歲,吳清友因為老闆回香港而接下公司股權,從一個銷售工程師正式成為一家公司的老闆。

生命的覺醒,創立誠品書店

在「誠建公司」的歷練也成為吳清友累積藝術眼光的重要學習,工作期間和建築師、設計師等人的交流往返切磋,提升了吳清友的美學敏銳度與品味,對日後誠品深具人文特色的規劃有相當的關係。

2016-01-18_144017
吳清友會創立誠品書店是生命的機運,因緣際會,他在民國74、75 年接觸不動產,很幸運累積了一些財富,而這筆財富也成為創立誠品的後盾。「我不知道能不能說是那個階段的生命覺醒,還是要說是中年危機的新抉擇,每個人有不同的生命功課跟因緣。」吳清友沉吟許久緩緩吐出這段話。

「用我現在的觀點來回溯,我開始看見自己,我覺得自己何其有幸可以在短短兩三年的時間累積比一般人更大的財富,我心裡覺得那不是我理所當然擁有的,為什麼是我?是不是上天有意要我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呢?當你擁有知識財富,你是變得更謙沖還是傲慢?當你面臨病痛,你是變得更悲憫還是更怨恨?在那個時候你才會看見自己。」吳清友自問。

當世人看重的「五子登科」俱足後,「生命該何去何從?」這是吳清友的中年危機也是誠品創立的契機,民國78 年3 月,誠品誕生,從此改變了臺灣人對閱讀的體驗與想像。

創業家的天真浪漫

相較於許多人,吳清友認為自己很幸運,生命還可以有所選擇,可以做有意義的事。「成立誠品不是事業的選擇,而是生命的抉擇。我把它當成生命的必修功課。」吳清友說。就像誠品的英文名字eslite 一樣,他希望「發揮每個生命個體最精彩的部分」,讓來自四面八方、各行各業的讀者都能感受到最細緻的服務與體貼。

外人不解他如何承受誠品賠錢十五年?「賠錢,是因為沒有把對的事情做好」,吳清友不是用商業模式來看待損益,這之中藏著創業家的一股「天真浪漫」,對他來說,創立誠品是因為「他想看看自己的生命還能有哪些創造性」!充滿人文藝術與書香氣息的誠品,感動了閱聽者,「後來就欲罷不能了」吳清友笑著說。

從三十九歲創立誠品到現在已經過了二十二個年頭,這二十多年,吳清友的起心動念未變,想的是如何利他、如何活出生命的價值,如何探索生命靈性的可能,如何在利他(Benefit)與獲利(Profit)之間取得平衡。「我在台北工專學到二個生命的基本功課就是做人要誠懇,做事要實在。老師那種為人師表的風範、態度,循循善誘、唯恐不能傾其所能,傳承給學生,那是很動人的。」吳清友由衷地說,而這些生命的深層體悟,某種程度或許正與台北工專師長潛移默化的影響有關。

培養愛與美,釐清五心五力

對於臺北科技大學的後進,吳清友鼓勵大家要先釐清自己存在的價值觀,培養「五心五力」,五心指的是生命力,包含「善、正、高、強、大」,也就是有善心、能正面思維、對自我期許要高、企圖心要強、格局視野和心胸要大;五力指的是專業能力,包括「想像力、知識力、創新力、執行力和整合力」,這是要花一輩子努力的人生功課。

對於臺灣的高等教育發展,吳清友鼓勵師生要培養兩種素養:人文關懷跟藝術的素養,也就是「愛」跟「美」;除了專注專業科目的學習以外,也要關心人跟自我、人跟社會、人跟天地、人跟超越界之間的關係,因為科技、環保、生態跟人性必須同時被重視跟考量,這已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有朝一日,若成為決策者,這兩種素養將影響你衡量事物的眼光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